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在我们常规的思维里,生病了是肯定要去医院的。尤其是像癌症这样的大病,万万拖延不得。然而,偏偏有人相信了“神医”!


据最近的新闻报道,一名“80后”癌症患者轻信一名打着“中医”旗号治疗癌症的“神医”,白白耽误了黄金治疗期;一个传销组织在新马甲的掩护下,在全国发展数千名会员……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受害人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也由此揭开“神医”治癌的“神话”。


“神医”力劝不要手术,患者生命被透支

2018年7月,周芳37岁男友杨荣(化名)因感觉肚子隐痛,做了检查,结果被诊断为结肠癌早期。“当时医生的建议是需要马上手术,毕竟早期的结肠癌治愈率很高。


谈癌色变,杨荣和周芳也不例外,于是开始四处寻求名医。周芳在朋友王某的推荐下,介绍了王某的师父——一位有几千弟子、可以治愈癌症的“神医”,广西倬玮三通公司的法人代表张某。


周芳随后联系了“神医”的大弟子黄某,黄某了解病情后,力阻他们进行手术:

“千万不能手术,一旦开刀,癌细胞就会像捅了马蜂窝一样到处扩散!”

此时的黄某力荐其师父的方法,宣扬不手术也能“百分百治好癌症”。


杨荣、周芳找到张某“把脉问诊”后,张某拿出之前也有得结肠癌的“师姐”被他治好的“佐证”,并且强调按其给定方案保养,以公司保健品、针灸配合治疗,一定有救。生了病的人,出于对疾病的过于恐惧,此时这样打包票一样的言语,是一定能吸引住他们的。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此后4个月,杨荣、周芳花近10万元购买该公司的保健品,并尝试了“神医”的几十种方法。然而,杨荣的身体并没如期好转,反而病情恶化,周芳想要约见张某也屡屡被拒。2018年11月12日,得知倬玮三通公司在广州某酒店办“大课堂”,二人闻讯赶往现场,试图再请张某“诊治”。


然而,事情发展至此,“求见”过程并不顺利。这个阶段的杨荣已经十分虚弱,当场晕倒!张某见状不再给他扎针,而是让他们去医院。


周芳到此时终于醒悟,认识到这是一个骗局。


杨荣随后入院,经诊断,结肠癌已晚期,癌细胞扩散至脑部,医院下达了病危通知书。经过3天抢救,杨荣才捡回一条命。


治癌“神药”,不过是普通食品!

经近40次放化疗后,杨荣脑部切除了局部病灶,于今年4月在华西医院接受手术治疗,但被耽误的黄金治疗期再也回不来。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杨荣在医院接受放化疗


杨荣在华西医院的主治医生说,去年11月杨荣入院时的情况已经很危重了,不仅结肠位置有癌变,同时出现脑转移。“患者放弃了4个多月的治疗时机,这对他的治疗效果有很明显的不利影响。”


对杨荣来说,与黄金治疗期一起失去的,还有为治病买保健品和住院治疗后花光的积蓄近30万元。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售价380元一瓶的虫草片


通过了解,沙棘片、益生菌、肽藻粉、肽清片、蛹虫草片……这些“神药”,单价从260元到598元不等,其中名为雪莲膏的保健品售价598元一盒,一盒30小包。雪莲膏是一天吃6包,一天的花费就是100多元!还有售价480元一盒的肽藻粉,也是一天要吃6包,5天就吃完一盒了。产品如此惊人的消耗速度,恐怕这个组织想不挣钱都难!

而患者购买的这些产品,均未得到正规发票,产品也没有国家保健食品的“蓝帽标识”,从产品配料来看,主要是南瓜粉、玉米淀粉、纳豆粉等成分,最贵的雪莲膏主要成分是蜂蜜、决明子、葛根等。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西华大学食品科学与工程系主任车振明教授表示:“这些吃了肯定治不了病。”

值得庆幸的是,杨荣的求“神医”之路总算刹住了车,而且也得到了正规的治疗。而且该组织在多部门合作突击执法下,最终无处遁形。


不难看出,上述案件的特点是通过实体公司招募会员,以销售产品、教授技能为幌子吸引人员加入,以缴纳入门费、介绍入门提供返利的方式层层发展会员,并采取线上线下互动的方式对成员“洗脑”传销。

专门对病人行骗

受害人周芳和曾经的内部人士王某爆料,倬玮三通公司的运营模式是这样的:


介绍一人缴纳3800元成为初级班会员,介绍人即得到900元返利;


介绍一人缴纳18800元成为中级班会员,介绍人可得到4000元返利。


介绍人也成为新进会员的师兄师姐,师兄师姐上面还有团队老大,团队老大上面是“师父”的几个大弟子,“公司大概有十几个团队,一个团队最多的有六七百人”。同时,充值5万元将成为B级店主,充值10万元成为A级店主,成为店主后从公司拿产品有一定的折扣。纷繁复杂的内部结构,加上给人极有诱惑力的利益期待,该组织迅速发展壮大。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2018年底开始,倬玮三通公司开展了一项“新业务”,让学员们缴纳8100元、在公司集训4至5天就能领取“医生从业证书”,之后就可以“持证”给自己和周围的人扎针看病。只是缴费和四五天的培训,就可以给人看病。可以想象,这简直是拿患者的生命在冒险,实打实地将人“往死里骗”!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中国民间反传销协会会长李旭认为,当前传销活动已从异地传销、人身控制发展为以网络传销、精神控制为主。上述案件的特点是通过实体公司招募会员,以销售产品、教授技能为幌子吸引人员加入,以缴纳入门费、介绍入门提供返利的方式层层发展会员,并采取线上线下互动的方式对成员“洗脑”传销。


所以,小康爱想说,面对任何一个组织,多一点怀疑的态度,不要以为其注册了公司、有实体就一定是靠谱的呢。


病虽急,切不可乱投“医”

这个世界上,没有包治百病的传说,所以作为患者千万要理智,不可在“慌了神”的情况下,病急乱投医,结果损失了钱财不说,关键是耽误了治疗。毕竟很多疾病,早发现,早治疗,恢复起来还是相对容易的。


以上案件中的“神医”是有组织的,而在民间,一些无组织的“神医”也大有人在!近日,浙江杭州一姑娘发帖说,自己的父亲跟微信里的一名女子联系密切,对她百般信任,还在她那里花了不少钱。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这位姑娘说,爸爸胃出血一个多月,此前在医院做过检查治疗,但爸爸觉得正规医院的医生治不好,后来听人介绍找到一个绍兴的女子,姑娘爸爸称她为“范医生”。


爸爸曾经就因为乱吃药,把胃炎吃成了胃溃疡。吃了土郎中的药以后病情越来越严重,但依旧对她深信不疑。


就姑娘所知道的,爸爸已经在微信上向对方买了一千多元的药了。


姑娘的爸爸去年动过两次直肠大手术,现在却迷信偏方不愿去正规医院看病,姑娘现在非常焦虑。但是,爸爸听不进劝说,甚至要动手打人。


看了这位姑娘的讲述,不少网友表示很担忧。还有人说,家里也有与这位姑娘爸爸相似爸妈,迷信偏方和土郎中,丝毫不听劝。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其实,诸多不好的经历都说明,大家的担忧并不是没有道理的。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2009年12月,两名游医在萧山河上镇一家旅馆门口摆摊看病、卖药,号称包治百病。结果有两位病人在服药后发病身亡,4人病情加重。两名游医因无证行医被警方刑拘,药物交由药监部门进行检测,初步判定游医贩卖的中草药有毒。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2017年,49岁的萧山人孙某某被查出癌细胞遍布全身,在医院挂点滴时遇到了沈某某。此后,沈某某多次去山上采药给孙某某。同年10月的一天晚上,孙某某吃完药后出现不适反应,肚子疼痛难忍,沈某某却说是服药后的正常反应。结果第二天凌晨,孙某某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曾经的“权健”事件:一个4岁女孩周洋,被确诊为骶尾部恶性生殖细胞瘤,随后在北京儿童医院接受治疗,肿瘤标志物一度接近正常水平,但是,一家叫权健的公司介入了小女孩的治疗,引发了不可饶恕的悲剧!

父亲把权健告上了法庭,终于让全国人民知道了这个无良的骗子公司,而小女孩周洋也于2015年12月在痛苦中去世。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

中国古代医学文化博大精深,在古代,确实出现过像药王孙思邈、医生李时珍、神医华佗等等,有诸如《黄帝内经》、《本草纲目》、《伤寒杂病论》等伟大的医学专著,这些都为我国现代中医的高度发展奠定了重要基石。


但是,小康爱在今天文章里与大家分享的不一样,这些民间“神医”,以以及各种宣扬能“治癌”的保健品公司,却是打着中医治病救人的幌子,利用了患者害怕疾病、害怕死亡的心理,大肆宣传不正规就医就能治病的各种偏方,为自己牟利,最终导致了悲剧的发生。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所以,小康爱想说,我们谁也不能保证不生病,当疾病来临,理智是最重要的。尤其在当今医学技术高度发达的情况下,及时就诊,科学判断,决不能被各种宣传迷惑,而延误了治疗。


借今天与大家分享的内容,小康爱也再次提醒大家,骗子无处不在!随着社会的发展,骗子的伎俩也越来越有水平了。我们要做的,就是认真生活,面对层出不穷的非法组织和个人,多一点思考,千万不要以健康和金钱为代价,上当受骗!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社长说


我是张马丁,中国千万大病患者家庭中的普通一员,因母患癌去世,切身体会到大病医疗费问题对普通家庭的压力,于2011年创建大病互助平台,通过助人自助的方式缓解大病医疗费难题,取名康爱公社;公社团队过半成员均有亲友患癌的经历,公社之于他们,更是一种责任,现在坚持了8年。


如果您也有医疗费方面的担忧,邀请您加入我们:


点击下图,免费加入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康爱公社):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