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是农民,也不认识谁……”,朱明立的妻子周艳华这么跟我们说。时至今日,朱明立在医院已经住了二十来天了。

朱明立和妻子来自辽宁省朝阳市凌源县,在省会沈阳打工。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5月5号,朱明立和往常一样去工地干活,10点他给妻子打电话,说自己感觉恶心、头痛,眼睛睁不开。55岁的他没打算去医院,而是让妻子去附近药房找人问问,自己这是怎么了?

虽然已过中年,还是家里的顶梁柱。深知病不起,大病来临竟然是打电话给妻子,让其向别人咨询。

挂断丈夫的电话后,妻子问了一圈,大概一个小时后,给朱明立回电话,然而是无人接听的状态。她感觉到情况不对劲跑去工地,此时的朱明立已经躺在地上,意识微弱。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在别人的帮助下,给丈夫立即送往东北国际医院,做了脑部CT,确诊为脑出血。在重症监护室住了5天,并做了微创引流手术。总算从鬼门关将丈夫拉了回来,然而捡回一条命也让这个家庭走到了绝境。截止发起筹款之日,已花去5万多,还差10万

朱明立是水电工,活多活少看工地行情,收入不稳定,平均每个月收入两三千,行情好的少数情况下有五六千,是家里主要的经济来源。妻子素来身体不好,没办法出去工作。我有两个女儿,大女儿已经出嫁,小女儿还在读高一。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出嫁的那个女儿在家看孩子,虽然说女婿做小生意,也只能维持日常生活养养孩子。话说回来,各有各的家了,也不能成为孩子的拖累。”

所以自从朱明立病倒之后,全家一下子陷入了困境。医院每天平均开支一千五左右,毕竟在省城住院,老家的新农合报销的百分比也相对低了很多。

“有什么办法呢?脑出血又不敢轻易挪动他回老家,所以只能在省城的大医院硬扛着。”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她说自己和丈夫半辈子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这场灾难真的叫好无助。看着病房里的丈夫,心急如焚。但是这叫一个年过五旬的女人能想出什么办法呢?

不得已,她发起了康爱救急,毕竟就算只有一点点希望,都是好的!

谢谢您花时间阅读这篇文章!

感谢您的爱心!

若能转发,也是对患者莫大的帮助!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以上,由患者妻子发起,康爱救急工作人员整理。如果您身边也有需要帮助的苦难大病患者,请及时联系我们。

或许因为这个一时的帮助

能改变他人的命运,

度过困境努力生活!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阅读原文,立即帮助他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康爱公社天天看):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