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常听人说,进了医院,才能更真切地感觉到钱和命的关系这么紧密。

刘丹,来自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克山县,主要工作是为当地的个体经营户开小车送货。

跟他聊天很舒服,语速很快,但是不影响听清楚他所说的话。熟悉的东北腔调里,明显感觉到这个中年男人的无奈。

他说现在父亲在医院住院,母亲照顾着,自己不能尽孝跟前。实在是不得已,工作丢下的话,家里最后那点经济来源也就没有了。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在医院住了一个多月了,病床一天30多,我妈不舍得,天天晚上在走廊里睡,走廊一晚上也得18呢。”

“我过去经常看到他俩吃方便面,说了也不听!”

说到这里,这个原本说话很快中年男人声音变得慢了,听起来很低沉。他说因为跟医生护士商量好的,父亲到目前为止还不知道自己的病情的严重程度。

刘丹的父亲刘学文,今年67岁。退休前也是货车司机,自己也倒腾过一些生意,不过都失败了,前不久刚刚还清了债。就在母亲感觉日子要好过点的时候,谁知道另一个噩耗正在来赶来。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2019年3月26日下午,父亲觉得左胸痛疼难忍,随即到克山县第一医院就诊,CT片诊断左肺下段占位

当晚七点左右赶到齐齐哈尔第一医院就诊,做了心脏造影,诊断为心脏主动脉血管溃疡,左肺下叶占位,积水,双侧肺气肿。

晚上十一点多入住齐齐哈尔第一医院呼吸科。经过治疗不见好转,做了支气管镜取病理,诊断为小细胞癌,医生建议放化疗治疗。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毕竟放化疗次数比较多,耗时长,费用高。又来到哈尔滨医大二院看看能否手术,门诊检查CT大夫诊断位置不好手术不了。之后又来到齐齐哈尔附属三院,经检查医生建议到肿瘤科放化疗,现在就在附属三院分院肿瘤医院化疗。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现在是第二次化疗第一次化疗的效果还不错,肿瘤明显见小。现在是第二次化疗,医生建议化疗加放疗效果好,就在化疗的同时出现了过敏反应,所以谨慎起见,现在只能单独的放疗,化疗还需要观察,医生说这次得住一个多月院。

所以,现在是老母亲在医院照顾父亲。母亲也已经六十多了,为了多省出十几块的房费,整晚只能在医院的走廊上将就着睡觉,这让刘丹很是于心不忍。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刘丹是家里的独生子,女儿在上小学,目前妻子边打零工边照顾女儿,总之只要有一分钱的希望,他们都会努力去挣。

统计下来,之前已花了五至六万,还需七万元

而父母一个月的退休金4000元,夫妻俩每月工作收入2500元,加上之前的外债,所剩的钱也就仅够家庭的日常开销。

岳父母也年纪渐大,身体不好,微薄的收入偶尔也要接济接济他们,所以现在,整个家庭过得相当辛苦。

除了父亲已经患病外,刘丹和其他家人是康爱公社的社员。他说他关注公社的康爱救急很久了,一直在犹豫要不要发起。

而现在,实在是走投无路了。他说,他只想尽尽孝,救救辛苦了一辈子的老父亲。

谢谢您花时间阅读这篇文章!

感谢您的爱心!

若能转发,也是对患者莫大的帮助!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以上,由患者的儿子发起,康爱救急工作人员整理。如果您身边也有需要帮助的苦难大病患者,请及时联系我们。

或许因为这个一时的帮助

能改变他人的命运,

度过困境努力生活!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阅读原文,立即帮助他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康爱公社天天看):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