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刘敏,刘亚光是我的父亲,江苏省常州市新北区圩塘人。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2018年9月,父亲因脖子后面疼痛难忍,开始以为是颈椎炎,治了一个多月也没见好。经全面检查,确诊肺癌晚期脑转移

我姐妹四个,命运都比较坎坷:有两个离异带着孩子,靠微薄的收入养家糊口;另外两个在普通单位上班,每月平均收入才3000多块钱。父母原本是失地农民,唯一的经济来源只有四五百块最低保障费。

几个月来,我们辗转于各大医院。在常州市的第一民医院住了大概有20几天,化疗了一次,后来就出院了;在家养了大概十几天后,又进了第四人民医院做放疗;一个月后,又在武进医院做了一次化疗,这前前后后花费了7-8万,使原本拮据的家一下子陷入困境。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爸爸自从肺癌脑转移后,情绪不受控制,性格日益狂躁,全靠药物维持。另外疾病引起的全身疼痛,必须要吃100多块一盒的吗啡类止疼药才稍微得以缓解。目前一天一盒止疼药的量,花费实在难以承受!

父亲勤劳善良,养育我们吃了太多苦,作为子女有义务为他治疗。只是昂贵的治疗与药物费用,让我们力不从心。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我们不想眼睁睁地看着父亲被病痛折磨,竭尽全力一定要救他!

我们一家都是康爱公社的社员,两年多来帮助了很多像我们这样因病返贫的家庭。这一次,我们无奈发出求助,请求大家伸出援手帮帮我们吧!再次叩谢大家的大爱!

以上,由患者女儿发起。如果您身边也有需要帮助的苦难大病患者,请及时联系我们。

或许因为这个一时的帮助

能改变他人的命运,

度过困境努力生活!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立即帮助他

发布者:康爱服务生

中国首个大病医疗费网络互助社区,开创众保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