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幸福的人生大致相同,不幸的人生,痛苦各不一样。

《人间世》,一个主要以医院为拍摄地点,反映医生日常工作生活,面对生老病死,人生重大抉择时患者及患者家属的喜怒哀乐的医疗纪录片。分享这个故事之前,让我们先向这档节目的所有参与人员致敬!

2019年,《人间世2》继续播出,还记得曾在《人间世2》中想要“改造”癌细胞的上海女博士闫宏微?3月18日,终究没能战胜病魔,就此按下了停止键。

闫宏微的“抗癌之路”

1984年出生的闫宏微是上海一名高校教师。

她2004年进入大学,2011年博士毕业,随后在上海工程技术大学任青年教师,之后和老公吴载斌在上海买房,结婚生女,一切都很美好。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不想,2017年3月,她在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被诊断为晚期三阴性乳腺癌。病痛改变了她的人生轨迹。

 

医生给她做了乳腺全切和淋巴结全清扫手术。但癌细胞并没有就此消亡,很快转移到了肺部。

年迈的母亲,两鬓的发丝逐渐染白,牙牙学语的女儿慢慢可以一字不落背下三字经,而她和吴载斌则一直在和病魔作斗争,一天都未曾怠慢。


一年中的52个星期,闫宏微有36个星期都在化疗。铂类、紫杉、三滨、蒽环……这些常用的化疗药,闫宏微全都用过了一遍,不敏感。甚至,他们去了美国安德森癌症中心治疗,跑去香港购买内地还未上市的靶向药物。


抗癌之路异常艰辛,可她始终微笑以对:“我打了这么多化疗药,血管都打没了,血都找不到了,这个东西一点反应都没有,它们也是神了,不愧是我的癌细胞,牛!”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人间世》节目组跟拍了她整整215天,足迹跨越大洋和时区。一次次的挫折甚至让导演都开始怀疑,为什么要去记录这么多悲惨的事情。但看着闫宏微坚强的样子,导演释然了:“在我们镜头里,她是那么青春,那么阳光,那么坚强与乐观。这是我们想要帮她记录的青春。”


她说:“我经常和自己的癌细胞对话,告诉它们,你们不要太嚣张,长得太快我完蛋了,你们也得完蛋”,她想改造自己的癌细胞,让它变得聪明一点。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她和她的家人如此努力,现实却丝毫不懂得“客套”。复查CT结果显示:每个病灶依然在增大当中,肿瘤还是进展了。


但闫宏微依然没有放弃生的希望。今年1月,她又开始尝试免疫治疗。


她在病房里积极进行治疗,还能教女儿学成语,和丈夫一起庆祝情人节。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女儿还天天画锦鲤,希望小鱼能够给妈妈带来好运,一家三口其乐融融。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然而,曾经说过要改造癌细胞的她终究食言了。她的生命,永远定格在了3月18日下午16:49。


丈夫深夜发微博:一定会很幸福

3月19日,丈夫吴载斌更新了一条微博,正是3月18日16:49的手机屏幕,背景是两人的婚纱照。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3月20日凌晨两点,他的丈夫在微博写下:从灵魂深处喷涌出来的悲伤根本无法抑制,微微去了另一个平行世界,那里没有疾病,如同曾经的我们,一定会很幸福。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网友在评论区刷屏哀悼: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有人表示无法接受她离世的消息: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还有人被她的精神所折服,所打动: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也有人希望这世间再无病痛: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而就在3月18日第二天,《人间世2》完结…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在闫宏微这集的尾声,她一个人坐在出租车里,唱着汪峰的《存在》:


谁知道我们该去向何处,

谁明白生命已变为何物。

是否找个借口继续苟活,

或是展翅高飞保持愤怒。

我该如何存在…

以上素材来源:《人民日报》

这个乐观的姑娘最终还是走了,留给亲人无尽的思念。虽然走了,她的笑脸却铭刻在我们了我们脑海中。祝愿她,天堂没有病痛,一切安好!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这让我想到,在康爱公社很多受助社员也有着宏微同样的抗癌经历,面对病痛,选择勇敢地走下去,跟癌症做着常人难以想象的抗争。

在此也对有同样经历的社友说一句:加油!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