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客在列车上突发疾病,女医生好心帮忙救人被怀疑冒充医生行医?列车员全程录像还要求签字画押——昨天,这样一则网文在网上引发热议:做好人这么难?!

今日南宁铁路致歉称,列车工作人员对突发状况考虑不周、处置方式欠妥,未向医生作好沟通解释,造成误解。


1
女医生高铁上救人却被索要医师证


3月18日,一篇《女医生高铁上救人,结果却被索要医师证》的文章刷屏。文章提到,17日中午,陈姓女医生在从柳州去南宁的动车上,听到车内广播紧急呼叫,说有乘客不舒服需要紧急救治。


这名医生立刻起身过去,发现一位约四十岁的男性乘客左腹疼痛,伴恶心,无呕吐,大汗淋漓,自觉胸闷,无心悸,无进食不洁食物病史。医生详细问史,认真查体,可能胃肠功能紊乱、肠炎。建议吸氧,并就地取材给患者口服藿香正气丸后,其腹痛慢慢缓解。随后她建议乘客下车后到医院诊治,并确诊和排除其他疾病可能。


就在她结束救人准备返回车厢时,却被列车乘务员叫停,让她出示医师证。好心帮忙救人居然被怀疑冒充医生行医?上述文章提到,医师证作为行业资格认证,仅用于医生注册执业时提供,并不同于身份证和驾驶证不会随时携带。


乘务人员又提出查看将医生身份证和车票,并进行拍照存案。列车工作人员还要求她写一份情况说明,并且必须注明以上内容是她本人亲笔所写,签名画押,留下具体联系方式。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这时,陈医生才发现,就在她对那位腹痛乘客实施救治的整个诊疗过程中,列车工作人员冷静地站在一旁默默的全程录像。“文章提到,突然之间一种说不出的悲哀,袭上这位充满博爱的医者心头。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这名医生将此事发到朋友圈后,引发热议。有声音提到,很多医生以后遇到类似事件,“不知道该不该帮人了”。也有评论指出,在火车遇到过两次类似情况,每次都先向病人出示执业医师证明,结束后列车长让播音员专门播放一首歌曲,感谢某某车厢好人张医师帮助。

乘客在列车上突发疾病,女医生好心帮忙救人被怀疑冒充医生行医?列车员全程录像还要求签字画押——昨天,这样一则网文在网上引发热议:做好人这么难?!

今日南宁铁路致歉称,列车工作人员对突发状况考虑不周、处置方式欠妥,未向医生作好沟通解释,造成误解。

1
女医生高铁上救人却被索要医师证

3月18日,一篇《女医生高铁上救人,结果却被索要医师证》的文章刷屏。文章提到,17日中午,陈姓女医生在从柳州去南宁的动车上,听到车内广播紧急呼叫,说有乘客不舒服需要紧急救治。

这名医生立刻起身过去,发现一位约四十岁的男性乘客左腹疼痛,伴恶心,无呕吐,大汗淋漓,自觉胸闷,无心悸,无进食不洁食物病史。医生详细问史,认真查体,可能胃肠功能紊乱、肠炎。建议吸氧,并就地取材给患者口服藿香正气丸后,其腹痛慢慢缓解。随后她建议乘客下车后到医院诊治,并确诊和排除其他疾病可能。

就在她结束救人准备返回车厢时,却被列车乘务员叫停,让她出示医师证。好心帮忙救人居然被怀疑冒充医生行医?上述文章提到,医师证作为行业资格认证,仅用于医生注册执业时提供,并不同于身份证和驾驶证不会随时携带。

乘务人员又提出查看将医生身份证和车票,并进行拍照存案。列车工作人员还要求她写一份情况说明,并且必须注明以上内容是她本人亲笔所写,签名画押,留下具体联系方式。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这时,陈医生才发现,就在她对那位腹痛乘客实施救治的整个诊疗过程中,列车工作人员冷静地站在一旁默默的全程录像。“文章提到,突然之间一种说不出的悲哀,袭上这位充满博爱的医者心头。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这名医生将此事发到朋友圈后,引发热议。有声音提到,很多医生以后遇到类似事件,“不知道该不该帮人了”。也有评论指出,在火车遇到过两次类似情况,每次都先向病人出示执业医师证明,结束后列车长让播音员专门播放一首歌曲,感谢某某车厢好人张医师帮助。


2
媒体:这瓢“凉水”本不该波!

3月19日,中国铁路南宁集团有限公司南宁客运段致歉称:

经调查,3月17日,D3563次3号车厢一名男性旅客陈某突发疾病,列车工作人员紧急通过广播寻医,陈医生听到广播后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对旅客进行积极救治,旅客转危为安。

期间,留存与救治相关的资料,列车工作人员征询陈医生是否有医师资格证等证件,并对周围旅客、救治过程留下有关文字及影音资料。出示医师资格证并非规定的程序,留存联系方式和现场救治情况主要是便于后续医院更好的救治。

但在处置过程中,列车工作人员未向陈医生作好沟通解释,造成误解,在社会上产生了不良影响,反映出我们对突发状况考虑不周、处置方式欠妥的问题。对此,我们向积极参与救治的医生及广大医务工作者致歉。今后,我们将进一步规范应急处置流程,努力改进服务工作。

对此,《新京报》评论称:

客观说,“南宁客运段”的解释也能说得通。但把问题归结到“沟通”上,或许有些避重就轻了。录像、索医师证、拍照存档、让陈医生手写说明、签字画押——这一连串的动作倒是像极了对待“开车违章”的处置程序。以这样的方式对待救人者,换成谁恐怕都会觉得“寒心”。

从这一串动作中,公众也不难推测,这不仅是要留存记录,还带有推卸责任和转嫁风险等目的。这位列车员的言外之意恐怕是,我对你不信任,你得“自证清白”;若救人出了啥岔子,也好很快找到你。

《执业医师法》第十四条规定,医师经注册后,可以在医疗、预防、保健机构中按照注册的执业地点、执业类别、执业范围执业,从事相应的医疗、预防、保健业务。未经医师注册取得执业证书,不得从事医师执业活动。

问题在于,“广播找医生”是交通工具上十分常见的做法,具有约定俗成的正当性。列车一面紧急广播寻找医生,一面又对医生救人提出过高的、强人所难的要求,实际上是一种自我矛盾的做法。

有一点需要明确,救人与执业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概念,执业有限定的地点,但救人不应该有。“执业”必须在特定的医疗、预防、保健机构中,同时也存在获取报酬等与执业相关的行为。当路遇患者时,医生上前施救纯属做好事,这种行为不应该被当作执业行为来看待。

《民法总则》第184条规定,“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的,救助人不承担民事责任。”这就意味着,医生即使作为普通民众出场,对他人实施紧急救助时也可以免责,更何况他们具有较高的急救技能。



3
医生也是人,也需要安全感!

对此,虽然网友的意见非常热烈,但也有人对此表示理解:

这也是规避风险,毕竟不是所有的人都是好心,万一患者下车后,没有去医院,病情加重了,赖上火车乱找人吃药,这就是麻烦事,把过程写出来,也是为了后面有理可依,并不是是说,出了问题就转给医生,证人写证词,难道他就犯罪了么?

还有人说:

医生也是普通人,他们也需要安全感,铁路处理这种问题只考虑如何撇清自己的责任,不考虑救护医生的感受,以后倒霉的还是乘客。另一方面,全程录像是正确的,这样是对双方的保护,如果医生全程按照正规操作救护,想随便“碰瓷”医生也是不可能的。


小康爱曾在《29岁女子肚子大如双胞胎孕妇,医生:这不是怀孕,手术风险极大!》描述过一次医生给一位患者就医的心路历程:


无数医生就在这一“冒”一“避”中艰难救人,

无数患者就在这一“冒”一“避”中或生或死。

真希望有一天,全社会都能包容医生,

让他们卸下包袱、心无旁骛救死扶伤!

让他们输得起!

我们能做点什么呢?


虽然不同的是,一个是救人,一个是医院执业,但也能感受到,给医生多一点包容,非常有必要:医生也是人,也需要安全感。

救人不仅需要技术,更需要热情。

热情需要全社会的培育,不能“强好人所难”。

只有对施救行为给予更多鼓励和支援,人与人之间才会存在温暖,向突发急病的患者伸出援手,方能成为包括医生在内的广大民众的自觉行动。


包括参与康爱公社,

我们小小的一份爱,其实就是在救人,

帮助大病患者度过难关,

当自己不幸,

别人也会帮助我们!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在康爱公社188万社员,我们都是彼此的保护伞!平时用零钱(有成员患病,为其筹集医疗费,每人小额互助)帮助患大病的成员,给其筹集一笔医疗费,相应的,如自己不幸罹患大病,也可以得到一笔互助金(不幸罹患大病时可获得最高35万元的医疗互助金)如今,康爱公社成立近8年,已经帮助1410个家庭筹集了1.39亿元的互助金,用于大病治疗和康复。


☟点击立即免费加入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国内首家大病医疗费互助平台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最高获得

35万大病+100万医疗+20万意外互助

发布者:康爱服务生

中国首个大病医疗费网络互助社区,开创众保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