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滋病是全人类的公敌,

但是无辜的艾滋病人不是!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一直以来,

人们对于艾滋病都有着深不见底的恐惧。    

艾滋病在世人眼中等同于“不治之症”,

而艾滋病人更是炸弹,

是死神的化身,

大家都唯恐避之不及。    

然而,终于有好消息传来!

艾滋病治疗传来震撼喜讯!

路透社近日报道称,英国伦敦的一位艾滋病阳性男子在接受了艾滋病抵抗患者的骨髓移植并停止相关治疗后18个月后,体内一直未发现感染艾滋病毒的痕迹,这也让该男子有可能成为世界第二例已知的艾滋病功能治愈的患者。相关研究结果已于3月5日发表在《自然》杂志。


“伦敦一名HIV-1病毒携带者,在接受干细胞移植后,停药18个月病情持续缓解。”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虽然有研究人员认为,目前称“已经治愈艾滋病”为时尚早,但这位“伦敦病人”身上的病毒,可能已经得到“长期缓解”。这意味着他或许将成为继“柏林病人”后,全球第二例艾滋病“治愈者”,近3700万艾滋病患者可能因此迎来曙光。


根据报道,这名不愿透露姓名的英国男性于2003年被查出感染艾滋病病毒,从2012年开始接受抗逆转录病毒药物治疗,同样是在2012年,这位男子还被查出患有霍奇金淋巴瘤。

2016年,该患者开始接受化疗和造血干细胞移植。需要指出的是,该男子接受的是抵抗艾滋病感染的稀有基因变异捐献者的骨髓干细胞(即“CCR5 delta 32”基因突变)。此后,该患者还持续进行了一段时间的抗逆转录病毒药物治疗。

在他体内检测不到艾滋病病毒的情况下,治疗团队和患者共同决定停止抗逆转录病毒药物治疗,在停止这种治疗后的18个月后,该患者体内一直未发现感染艾滋病毒的痕迹。

来自伦敦大学学院、剑桥大学、帝国理工学院等院校的学者3月5日在英国《自然》杂志报告了他们治疗艾滋病的这一最新成果。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此事一经爆出,随即在国内外媒体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各大外媒清一色地疯狂报道。

纽约时报:《第二名患者或将被治愈,这是艾滋病治疗的里程碑》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CNN:《伦敦病人可能成为第二个被治愈的艾滋病患者》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华盛顿邮报:《在第一个人治愈艾滋病毒十年后,第二个患者得到长期缓解》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卫报:《对伦敦病人的测试为艾滋病“治愈”提供了希望》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国内也不例外,这一话题很快就登上了微博热搜第一,阅读高达2亿。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网友们纷纷感慨:“这绝对是听到的最好的消息了”、“简直是患者的福音”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而这一激动人心的事情,上次发生还是在10年前“柏林病人”Timothy Brown(蒂莫西布朗)。

专家:复制仍然很难,可供借鉴!

正因为该患者的情况和首例艾滋病功能治愈的病人Timothy Brown(蒂莫西布朗)相似,Timothy Brown也是迄今为止唯一一名被学术界公认“治愈”的艾滋病患者。


布朗同时患有艾滋病和白血病,2007年在柏林开始接受放射疗法和干细胞移植,后来两种疾病均消失,他也成为有名的“柏林病人”,前文提到的英国患者也因此被称为“伦敦病人”。两名患者不仅均接受了涉及干细胞移植的疗法,而且干细胞捐赠者的CCR5受体出现一种罕见变异,可使人体对艾滋病病毒产生抵抗力,使它无法进入宿主细胞。


“伦敦病人”的出现,让人们看到了治疗艾滋病的曙光,但专家并不这么认为。根据报道,联合领导团队治疗该患者的专家兼HIV生物学家 Ravindra Gupta表示,这一案例“功能上治愈,得到了控制,但说治愈还为时尚早”。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领导这项研究的病毒学家古普塔教授(Ravindra Gupta)


多位专家认为,多重原因使得该治疗方案的可复制性很弱,并不切实可行。


首先,这项疗法适用范围极其有限,苛刻的条件使得其仅对个别患者具有现实治疗意义。“患者又有肿瘤,又感染艾滋病,并且需要能够找到匹配的CCR5基因缺陷的捐赠者配型。动用大量的资源,包括昂贵的治疗费用,才能使得手术成为现实。”


而全球范围内,除欧洲血统携带CCR5-△32突变型纯合子的比例达到1%,世界其他地区人种存在这种基因缺陷的比例几乎为零,符合捐赠条件的人群微乎其微;更不必说骨髓移植动辄几十万的手术费用,相较而言,服用艾滋病抗逆转录药物的花费一年仅几千元左右。


另一方面,对于绝大多数的艾滋病患者来说,接受这项手术的风险远远高于获益:多位艾滋病专家称,通过服药可以对HIV病毒起到很好的抑制作用。


此外,来自加州大学的艾滋病专家Henrich认为,这种疗法只有HIV病毒通过CCR5基因侵入患者机体时才会起作用,而只有不到50%的HIV携带者属于这种情况。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专家认为,骨髓移植属于全身性地更换免疫系统,更换之前要把个体的免疫系统全部地抑制或者杀死掉,在这个过程中,可能存在诸多风险,包括感染以及其他副作用。他认为,两例病人的治疗其实是非常极端的例子,不具有广泛性,但是它在科学概念上提出了值得探索的一些思路。


首都医科大学北京地坛医院感染科主任医师李鑫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种案例的可复制性不大这个案例对于开展艾滋病的相关治疗有一定的借鉴意义,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治疗思路,但大面积开展目前还做不到。


艾滋病是全人类的公敌,

但是无辜的艾滋病人不是!

艾滋病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人们的无知和歧视,而这也是我们唯一值得恐惧并且能够轻易摧毁一个人的东西。艾滋病人承受了太多来自这个社会的压力,他们被视为“异类” “妖魔”,被骂“生活不检点” “根本不配活着”。


艾滋没那么可怕,所以别请因此失掉了人心即使感染了艾滋病也并不意味着会马上病发死亡。


艾滋病毒在人体内会有一定的潜伏期,主要分为三个阶段:急性感染期、无症状感染期和艾滋病期。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只有进入了第三个阶段发病之后的病患才会被称作“艾滋病患者”,前两个阶段被称为“艾滋病毒”携带者,与艾滋病患者不可一概而论。


倘若不幸被传播,一定要在72小时内紧急治疗,原则上吃阻断药的最佳时间越早越好,2小时内服用药物阻断率极高。


虽然艾滋病目前无法治愈,但是艾滋病的药物控制已经相当成熟,现代医学技术已经足够很好的控制病情。只要艾滋病感染者配合治疗,有很大几率可以继续生存,日常生活更是和正常人没有什么不同。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同时我们要清楚地知道艾滋病的传染途径是性接触、血液和母婴并不是所有携带艾滋的人都是因为私生活不检点。


携带艾滋病毒并不是世界末日。


艾滋病病毒携带者握手、交谈、吃饭、拥抱、接吻都不会被传染。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你的一个善意的微笑,也许就会成为他日后每一次病痛发作时咬牙坚持下去的动力;

也许就可以在他遭受旁人无情唾弃时仍然能够坚强面对的原因;

也许在某一个想不开的深夜却依旧愿意拥抱第二日阳光的理由。

请记住,艾滋病是全人类的公敌,但是无辜的艾滋病人不是而且我们一直走在要“战胜艾滋”的路上。


虽然暂时难以推广,

但小康爱相信,

人类终将战胜艾滋病!

如今

康爱公社也在为防治艾滋病做一份努力!

上线抗艾互助社!

如今近8000社友加入。

0-59周岁期间,

未感染艾滋病病毒的人群,

可以免费加入,

当未来不幸被艾滋病病毒感染,

最高可获得10+5万元的互助金。


了解抗艾互助社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在康爱公社186万社员,我们都是彼此的保护伞!平时用零钱(有成员患病,为其筹集医疗费,每人小额互助)帮助患大病的成员,给其筹集一笔医疗费,相应的,如自己不幸罹患大病,也可以得到一笔互助金(不幸罹患大病时可获得最高35万元的医疗互助金)如今,康爱公社成立近8年,已经帮助1358个家庭筹集了1.36亿元的互助金,用于大病治疗和康复。


☟点击立即免费加入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国内首家大病医疗费互助平台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最高获得

35万大病+100万医疗+20万意外互助

发布者:康爱服务生

中国首个大病医疗费网络互助社区,开创众保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