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到来的时候是喜悦,

离去的时候是亲人不舍的泪光!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2月24日,台湾著名节目主持人傅达仁的家人公开了他去年在瑞士执行安乐死最后服药的画面,令人心碎。


1

倒在儿子的怀中睡去

台湾体育主播傅达仁由于晚年罹患胰腺癌,花费300万治疗后,仍痛苦不堪,选择于2018年6月7日在瑞士安乐死(瑞士是唯一可以为外籍人士执行安乐死的国家)。近日,他的临终画面曝光,家人陪伴左右,喝药前,他问:一口吞吗?两口可以吗?最后倒在儿子的怀里。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对于即将来临的死亡,傅达仁显得非常平静,跟家人开心道别。他是亚洲第一位安乐死的中国台湾人。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虽然台媒报道称家人痛哭失声,不过画面倒是显示妻子非常冷静,不停抚摸他的背部,另外一位女士还在用手机录像,仿佛是在看着别人的悲喜。倒是他的儿子看起来眼睛红红,难舍难离。


医生嘱咐傅达仁,服下去之后,要大口吐气。傅达仁认真听完后,还做了一次模拟练习傅达仁说了一大段告别语,最后一句话便是再见。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他先后喝了四口,最后一口一饮而尽。他的儿子泣不成声,连着对爸爸说:爸爸我们爱你,好,不痛了。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最后,医生又递给傅达仁一杯清水,他也痛快喝了进去。看到傅达仁喝完最后一口,家人都感觉释然,爱人为他鼓掌,大赞他好棒。

整个过程共计2小时13分钟,傅达仁于18点58分正式结束了生命,享年85岁。最后倒在儿子怀中慢慢睡去。


2

妻子:他走的很平安,很喜乐!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遗孀郑贻谈起丈夫时表情平静。她说:我们家属很放心的是他走得平安,很喜乐。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傅达仁的儿子回忆起爸爸则一度泪流满面。他表示,自从爸爸走后,一共看过两次这个视频。这段视频就保存在手机里,有时候不小心翻到,内心就会很难过。实在是不敢看,看一次心就会揪一次。可是爸爸也给了他很大的勇气。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3

琼瑶:“安乐死”是两种爱的拔河!

知名作家琼瑶的丈夫,皇冠文化集团创办人平鑫涛,罹患血管型失智症,医生建议插鼻胃管,但琼瑶反对,而与继子女发生纠纷。

根据琼瑶描述,平鑫涛2014年曾写信给儿女,表明自己未来若是病危,不想要做积极维持生命的治疗:

“一、当我病危的时候,请不要把我送进加护病房,我不要任何管子和医疗器具来维持我的生命,更不要死在冰冷的加护病房里。二、所以,无论是气切、电击、插管、鼻胃管、导尿管……通通不要,让我走得清清爽爽。”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因平鑫涛经历中风、失智症,2016年3月,医生建议插鼻胃管,遭到琼瑶反对,她认为应该遵照丈夫的想法,但继子女觉得,父亲没有到“病危”的程度,双方为此决裂,最后琼瑶让步,平鑫涛插上了鼻胃管。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图:琼瑶,图片来源于网络

琼瑶说这是两种爱的拔河,子女的爱是只要爸爸活着,他们的爱没错,但是等待奇迹,其实是对医学知识的缺乏,而自己的爱是包含了对丈夫的了解,不忍心丈夫插管陷进“生不如死”的绝境。

安乐死:一般是指确诊罹患绝症的患者,且无法透过医疗行为减轻痛苦的条件下,由病人,或是病人家属提出,经过面谈、谘询等评估后,由医生主动,使病患在无痛的状态,结束生命的方式。

到底是应该尊重病人的选择,还是用尽一切的希望延续生命?这是一个永无止境的争议,套用琼瑶的话说,这是两种“文明”的拔河!

“我本人希望以后有一天,我有权利选择‘安乐死’。”全国人大代表、华中科技大学教授、中国工程院院士李培根2016年“两会”时曾建议考虑“安乐死”立法。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全国人大代表、华中科技大学教授、中国工程院院士李培根

李培根认为,“安乐死”实际上也是一种文明。选择有尊严的死去,这是自己的一种权利,建议今后考虑“安乐死”立法。“如果有意愿进行‘安乐死’,当然要遵循严格的程序,比如保证当事人在清醒的状态下作出决定等。”

李培根说,通过从立法上进行规范和完善,就不必担心产生不良社会效果,“安乐死”对社会不是一件坏事。


4

互助金:让救命钱,不留遗憾!

在最后的环节,我们不讨论安乐死的合理性,让我们回归康爱公社。

康爱公社设立的目的,就是让更多的人面对大病时不愁钱,可以获得更好的治疗。可以说,公社的使命就是让参与的社员有足够钱去积极应对大病威胁!只要有一线生机,就应该努力争取,不留遗憾。

但同时,为了更加人性化,公社也不会限制大病互助金的用途(百万医保补充互助社以实际医疗费为筹款标准,但互助金仍然直接打给受助人只要患者确诊大病,通过康爱公社及第三方审核机构、探视团等审核与见证,就可以获得最高35万元大病互助金。

如果患者已经大病晚期,已经没有继续治疗的意义,公社不会强制受助人必须将这笔钱用于继续治疗,可以自由安排:比如旅游(享受最后的人生)、完成人生未完成的理想、甚至留给自己的妻子、孩子,改善生活等。

在此,关于大家关心的康爱公社互助金的几个问题,进行解答:

为什么互助金不直接打给医院?

有人说,互助金直接打到医院,可以确保受助人真正把钱用于治疗。我们想说的是,大病患者家庭需要钱,除了需要治病的钱,平时也需要康复的营养费、伙食费等。

首先,人一旦大病,很可能意味着常年的失业,没有经济来源。钱直接打给受助人本人账号,一则他可以自由选择医院治疗,二则有一定的现金改善营养,改善生活。


其次,即便晚期放弃治疗,也有更多的使用选择。


互助金为什么要一次性打款?

康爱公社是在互助筹款结束后3个工作日内一次性打给受助人,这样考虑的目的是,让受助人可以及时紧急治疗:


手头有较大一笔钱时,可以选择的余地就更多,可以让受助人可以优先享受更加先进和有效的治疗方式,让救命钱不留遗憾。

最后,小康爱想说

文中视频真的可以看一看,

提醒我自己,陪伴亲人时间并不多,

好好珍惜!


文章综合《钱江晚报》、《北京日报》等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在康爱公社186万社员,我们都是彼此的保护伞!平时用零钱(有成员患病,为其筹集医疗费,每人小额互助)帮助患大病的成员,给其筹集一笔医疗费,相应的,如自己不幸罹患大病,也可以得到一笔互助金(不幸罹患大病时可获得最高35万元的医疗互助金)如今,康爱公社成立近8年,已经帮助1358个家庭筹集了1.36亿元的互助金,用于大病治疗和康复。


☟点击立即免费加入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国内首家大病医疗费互助平台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最高获得

35万大病+100万医疗+20万意外互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