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康爱救急”是康爱公社推出的大病众筹平台,为不符合公社互助标准的社友和非社友提供服务。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康爱救急 · 救急不救穷!


我是安徽阜阳市颖东区一个普通农民,我老婆牙龈癌六年多经历三次大手术,两次放疗多次化疗,其所受痛苦常人难解。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第一次手术在阜阳市人民医院,用了十四小时,看她所受痛苦,出院后为了更好治疗,去上海第九人民医院做了放化疗,那年新年都是医院过的。


谁能想到出院后一个多月,又转移到右边,无奈之下在上海第九人民医院又做了手术,几次治疗,早花光了所有积蓄,且已经负债。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为节省治疗费用,只好回到阜阳市肿瘤医院又做了放化疗,满以为病情稳定了,我可以挣钱还债,谁能想到更大的痛苦正慢慢逼近!


她放化疗的身体损伤还没恢复,上海第九人民医院放疗部位又出现放射性骨髓炎,严重时下巴烂通骨头露出一大段,喝水都漏。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她放化疗的身体损伤还没恢复,上海第九人民医院放疗部位又出现放射性骨髓炎,严重时下巴烂通骨头露出一大段,喝水都漏。


再手术治疗第一筹钱太难,第二后遗症很多,无奈之下求助中医保守治疗,换了十几个中医,吃了许多中药,但没有效果。


无奈之下又亲朋筹了些钱去石家庄金冠骨科医院中医保守治疗,连续治疗了一年半多,开始效果还可以,但治愈太难!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无奈之下又到安徽医科大学附院做了死骨摘除手术,但是刀口放疗过,半年了很难愈合,每天社区医院换药清理刀口,问过很多专家,这种情况很难治愈,可能十年甚至更久没事,但是要继续治疗!


六年多全国奔波治疗,早欠下巨债,为她治疗愁白了满头黑发。


六年多少困苦,多少不眠之夜,见到更多大病困苦家庭,所以关注康爱公社互助平台,假如我给她早加入互助呢!


为她六年多奔走治疗,我也没有什么时间打工挣钱,所以所有能借贷的亲朋都找过,有的甚至多次。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小儿子毕业几年,一米八三身高,论相貌我可以自豪,但是为她母亲治疗,一直没敢谈恋爱。


催他几次,他讲谈恋爱结婚都要钱,但是咱家沒钱,现在省钱为她治疗最重要,老婆晚几年没关系,如果老妈走了,再多钱也无法有亲妈!


看她每天痛苦不堪入目,治愈遥遥无期,但是又不可能放弃最后一线希望,所以盼望能筹点钱为她继续治疗。


六年多奔走,对我来说生活车旅费都是一个巨大数字,总共也花了几十万,但是虽然钱对我重要,因为此类求助信息太多,更知筹钱不易,所以更盼望你们多多帮忙。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以上,由患者丈夫发起。如果您身边也有需要帮助的苦难大病患者,请及时联系我们。

点击此处帮助她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康爱救急”是康爱公社推出的大病众筹平台,为不符合公社互助标准的社友和非社友提供服务。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康爱救急 · 救急不救穷!


立即发起求助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或许因为这个一时的帮助

能改变他人的命运,

度过困境努力生活!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爱心帮助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