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榔加烟,法力无边。

槟榔泡酒,永垂不朽。

这个是很多湖南人都能说出来的顺口溜。

 

但实际上,这个原产自海南的“软性毒品”,有百害而无一利。

 

槟榔,一直在祸害6000万湖南人,以及越来越多上瘾的中国人,其中青少年也在慢慢的加入嚼槟榔大军中。

2013年,一篇《槟榔王国中的割脸人》横空出世,在当年互联网广泛传播。

一时间,人们开始重新审视槟榔这个致人上瘾的“软性毒品”。

其中一名被割脸的人,名叫刘桑果。

 

43岁的刘桑果,费力地讲述他的故事。

因为一年前的口腔癌手术,他大部分左脸已被“割掉”。

术后,他左眼神经被压迫,如今已彻底瞎了。

这些割脸人来自湖南,都曾是槟榔的痴迷爱好者。

他们被割掉舌头,切去牙床,狰狞的手术伤疤撕裂他们的脸庞,癌变的噩耗宣告着死亡……

那颗黑色果子,将他们带入病魔深渊。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相比刘桑果的恐怖遭遇,更让人觉得压抑的是:

 

从2006到2016的十年间,因为槟榔导致的口腔癌数量翻了20倍。

 

但很快,那篇文章就销声匿迹,沉入海底。

与此同时,槟榔全国总产值一路高歌,站上500亿。

 

在整体经济平缓的背景下,保持着每年30%的速度,疯狂增长。

 

槟榔原产于马来西亚,中国主要分布在云南、海南及台湾等热带地区。湖南不产槟榔,却在商业运作下,成为千亿槟榔产业链无可争议的霸主。

1

早在2003年,世界卫生组织就把槟榔列入一级致癌物清单。

 

2017年,国际癌症研究机构公布120种1类致癌物清单。

 

与槟榔相关的致癌物,占据其中3种。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来源:中国食药监总局官网

 

一级致癌物是什么概念?我们耳熟的苏丹红,也只不过是三级致癌物。

 

具有重金属毒性的铅,也只是二级致癌物。

 

而致癌性最强的槟榔,却从未出现在长辈们任何一篇朋友圈养生文章里。同时,爱嚼槟榔的大多是中年人,随着槟榔广告的铺开,青少年也进入了嚼槟榔的大军!

 

在铁证如山面前,槟榔巨头们,还在为这种“夺命果”颠倒黑白:

槟榔不仅无害,还是纯绿色食品!

吃了能让人延年益寿,返老还童!

 

这些强词夺理的辩护,在更悲惨的事实面前,显得不堪一击。

如果你百度“槟榔的作用”,是这样显示: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用来驱虫、消积的东西,连虫子都可以杀死的东西,能不能杀人呢?结果可想而知!


那么吃槟榔到底什么感觉呢?或许是这样的感觉:


1、食用槟榔初期,初次咀嚼者会面红,胸闷;就像抽烟一样,食用槟榔的初体验是不太舒服的。

2、但对于槟榔族来说感受却是不一样的,感觉很提神和心情愉快,有时会产生飘飘欲仙的快感,也会让人感觉体力充沛,工作效率提高,反应更灵敏。一股清凉香甜的气味,充满呼吸,令人陶醉。生津止渴,与喝可口可乐不相上下。寒冷的天气可以御寒,体内充满温暖。如果同时抽烟,刺激感受会更强烈、更持久。

3、槟榔有一定的激素样的作用,能够提神,但同时也可能会出现类似香烟中毒一样的眩晕反应,食用过量会产生中毒症状,轻则兴奋、眼神呆滞、全身发抖、走路不稳、行为怪异或粗暴;重则导致急性精神病,包括幻听、自我膨胀、被迫狂想、谵妄乱神等。

4、胃肠道反应和口腔反应。尤其是现在的成品槟榔,可能在生产过程中加入石灰等保鲜防腐,导致口腔溃疡甚至其他问题的情况比较多见。偶尔吃吃应该问题不大,但每天吃很多,就会对造成一些不适,甚至损伤口腔,胃肠粘膜。

5、所以总的来说,槟榔不能多吃,而且我们应该认定正规厂家加工的槟榔,避免食用生产加入过多对身体有害的物质。

 

可以肯定地说,从你嚼食第一口槟榔开始,口腔癌离你的距离,就近在咫尺。

 

作为一种高致死癌症,即使进行手术,超过半数的患者,也会在术后因复发而死亡。

 

因为槟榔,无数家庭陷入破碎,人财两空。

 

2013年7月,已经被割脸的刘桑果,检查出癌细胞已转移至肺部和大脑,最终在悔恨和痛苦中离世。

 

他的妻子唐娜无法承受这种噩运,整夜麻木流泪。

 

面对“杀人凶手”和背后更庞大的利益集团,她无力哭诉:

 

“还能怎么办,只能等死了……”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但吊诡的是,害苦了千万中国人的槟榔,却在2013年以后,陷入了某种“不可言说”的境地。

 

2013年7月14,央视13套《新闻30分》,曾大篇幅报道槟榔的强烈致癌性。

 

节目一经播出,立刻在社会引起轩然大波,导致时下正值采摘季节的海南槟榔价格暴跌,全海南种植槟榔的230万农民减收30亿。

 

危机同样蔓延到湘潭。在这座人口280万的槟榔之城,大小槟榔加工企业多达100余家,年产量20余万吨,工人40万。

 

槟榔,早已成为地方支柱产业。

任何一点关于槟榔的风吹草动,都可能对GDP造成巨大打击。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在各方利益轮番掰手腕之后,9月22日,央视2套《经济信息联播》罕见出来“辟谣”:

 

地方经济和百姓健康孰重孰轻?

天平的一边,是海南几百万农户;

天平另一边,是正在祸害更多人的“毒物”

 

在槟榔产业链面前,这逐渐成为一个没有答案的问题。

 

2

如果“恶魔的果实”在世界上真实存在,那这个果实一定是槟榔。

槟榔加工的环境能有多脏?

 

2013年6月4日,潇湘晨报记者拍到湖南一家龙头槟榔企业,正在使用煤炭熏制槟榔。

 

熏制槟榔的车间不堪入目:屋顶焦黑,四壁泛黄。

 

这种熏制方法,将导致槟榔砷超标。

 

而砷,是砒霜的主要成分。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直到如今,土灶熏制依旧是槟榔最广泛的生产方式之一。

 

在槟榔收获的季节,海南岛到处能看到“榔烟四起”。

 

作为热带岛屿,海南近几年空气质量转差,经常出现轻度污染,槟榔熏烟难辞其咎。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这一颗颗在小作坊诞生的毒果,就这样成为通往口腔癌的黑色暗河。

 

借用马克思的那句话:

 

槟榔来到这个世界,从头到脚,每一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

3

 

有的社员是湖南人,大概能亲历槟榔的指数型增长。

 

大概2000年,槟榔卖1块钱一包,大人小孩一起吃。

 

槟榔的粗纤维入口极硬,小孩嚼完满嘴口腔溃疡,牙龈被槟榔纤维刺穿,吐出来的槟榔汁黄中带红。

 

黄的是卤水,红的是血。

 

卖得最贵的槟榔品牌是“七妹”,里面有一颗葡萄干,2元一包。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后来就是汪涵代言的友文槟榔,开始在湖南各电视台疯狂打广告。那是我记得第一个在电视上打广告的槟榔。

 

由此,槟榔经历了两个爆发增长阶段。

 

一是电视广告,扩大知名度;

二是买一送一,培养用户群,疯狂营销。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槟榔产业链的扩张速度,超出了所有人最大胆的想象。

 

小到3岁的孩子,大至73岁的老人,都有嚼食槟榔的习惯。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咧嘴一笑,一口黑牙。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在湖南常德,有人目睹亲人因嚼食槟榔去世后,给“槟榔配烟,法力无边”这句广告语,补充了下半句:

 

再吃几年,坟头冒烟。

4

 

槟榔作为一级致癌物,与砒霜、六价铬、二恶英、甲醛等并列。

 

如此“毒物”,却一直在食品领域广受政策优待,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由于对槟榔生产和食用没有任何国家标准,槟榔在我国一直作为食品销售。

 

据淘宝网2011年一系列消费数据显示,槟榔是最让全国人上瘾的零食。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对比另一种上瘾消费品香烟,槟榔几乎没受到过任何管制。

 

后者不仅需要在包装上标明吸烟有害健康,而且不被允许传播任何形式的广告,综合税率60%。

 

近几年来,袋装槟榔价格暴涨,几块钱一斤的成本,卖到了几百块钱一斤。

 

早已比香烟还暴利,却一直只用交低额食品税。

 

不仅如此,槟榔还可以在网上销售。

 

有大学生在淘宝卖槟榔,月销量多达60000包,一年收入轻松上百万。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在巨额利润支持下,各大槟榔龙头企业,每年在全国投放的广告预算,数以亿计。

 

2017年,口味王槟榔独家冠名湖南卫视春晚,引起口腔医学界人士漫天质疑。

 

作为一种“踩着人命”长出来的食物,槟榔在全世界一直被广泛禁止。

 

作为槟榔原产地之一,台湾相关部门,不遗余力宣传槟榔的致癌性。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不含任何添加物的槟榔,就能致癌

 

印度也早已意识到槟榔的毒副作用,在包装上印有非常明显的警告图片。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在美国,槟榔被禁止运输。

 

在加拿大和澳洲,槟榔直接被禁止销售。 

 

唯独在国内,没有任何生产标准,在包装上不见任何警示,一直作为普通食品进行生产和销售。

 

更有甚者,还在包装袋印上“耐嚼不伤口”“健康槟榔”的广告词,对消费者进行欺诈。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一边是与日俱增的口腔癌患者,一边是千亿级产业巨头。

 

这场毫不对等的博弈,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失败。

 

即使在法律层面,槟榔受害者的维权之路,也举步维艰。

 

和《美国女性状告强生爽身粉致癌,获赔47亿美元》那一类新闻不同,中国所有槟榔维权案,均以消费者败诉告终。毕竟在中国,个人永远是斗不过企业的,除非你有比企业更强的背景!

 

法院给出了相同判定:

 

“无法证明得病与长期食用槟榔之间存在直接的因果关系”

 

基于现状,有口腔科医生说:

 

槟榔产业的集中整治,在这里显得如此艰难,悲观到看不到一丝变好的希望。

 

无独有偶。

 

在《槟榔王国中的割脸人》那篇报道里,中国的槟榔之乱,被作者袁文描述为:

 

“无力改变的结局”。

 

满街都是口含槟榔的人群,满城都是咀嚼槟榔的声音。

在疯狂的社会浪潮前,这些割脸人和割舌人的示警声,如此微弱。

 

截止此时,知乎热榜第一便是“如何看待关于槟榔嚼出来的癌症问题?”

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关注下。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这个看似成瘾性不大的东西,却在不断的扩张领域,不断的残害我国的青少年们,残害我们祖国的花朵!

抵制槟榔!刻不容缓!如果您身边也有嚼槟榔的人,建议将文章分享到朋友圈让他们看到!警醒他们!也是帮助他们知道槟榔的危害!

最后

希望国家早日对槟榔加以管制

让更多人了解到槟榔的危害

让那些人迷途知返

早日回归健康


文章主要节选自《千亿“软性毒品”槟榔,和正在上瘾的6000万中国人》

在康爱公社180万社员,我们都是彼此的保护伞!平时用零钱(有成员患病,为其筹集医疗费,每人小额互助)帮助患大病的成员,给其筹集一笔医疗费,相应的,如自己不幸罹患大病,也可以得到一笔互助金(不幸罹患大病时可获得最高35万元的医疗互助金)如今,康爱公社成立近8年,已经帮助1312个家庭筹集了1.33亿元的互助金,用于大病治疗和康复。

请把这个文章转给所有的朋友看到

为抵制槟榔打call!

为康爱公社加油!


☟点击立即免费加入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国内首家大病医疗费互助平台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最高获得

35万大病+100万医疗+20万意外互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