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谁能相信,他突然离开了这个世界,年仅35岁!1米86的男模身材,撞脸郭品超、帅过林志颖,打得了篮球,玩得了摄影。

从警13年,先后侦办大案、要案100余起,审讯突破复杂疑难案件上百起,逮诉刑事犯罪嫌疑人300余名,荣获浙江省公安机关第五届刑事犯罪破案能手的称号。

2019年1月7日凌晨2时04分诸暨刑警詹文锴因病去世。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从警13年来,他长期奋战在刑侦一线,参与侦办大案要案100多起,移送起诉刑事犯罪嫌疑人300多人,先后获得“浙江省优秀人民警察”、“ 浙江省‘千名好民警’”等荣誉,荣立个人三等功2次。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除了主办被称为“浙江第一悬案”的甬绍系列持枪抢劫杀人案,詹文锴还参与了杭州市滨江区之江花园持刀抢劫杀人案,在浙江两大悬案的侦破中都冲在一线。


今天上午,这位阳光帅气的刑警离世的消息在朋友圈迅速扩散,公安民警的朋友圈一片悲恸。许多人发文悼念他,送别这位优秀的刑警▼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穷苦初身 

 9岁就没了爸爸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詹文锴的同学、寝室室友陈华锋说:“我到现在都不敢相信、不愿意相信这是事实!” 

他坐在办公室难过了一上午,脑海里依然是那个活生生的詹文锴的样子,仿佛大家昨天还在一起聚会一起欢笑。陈华锋告诉记者,詹文锴是一个“充满了正能量”的人,永远都是把活力、阳光、欢乐的一面给人看。只有他们非常要好的几个哥们才知道,这孩子是个苦出身,9岁就没了爸爸为了养活詹文锴姐弟俩,他妈妈每天都骑着三轮车给人送啤酒。懂事的詹文锴从上学就帮妈妈拾掇家门口的两分田地,上了初中就帮妈妈去送啤酒。每到周末、寒暑假,诸暨的街头就会有他骑着自行车上门送酒的身影。

“詹文锴生病以后,我们发现他的朋友圈内容有点不对,问他他也不说,我一直追问,一直追问,他才告诉我,得了白血病,还是急性的。”陈华锋说,“他说太疲劳了,是疲劳引起的。或许是治疗不顺利,他很难得说出了一句‘我也需要同学们的加油’我当时听了难受极了。”


陈华锋说,詹文锴开始化疗后,就时常联系不上了。同学们曾经有一次去上海瑞金医院探望詹文锴,结果扑了个空。几番打听,才知道他暂时出院、回家休养了。

为了保持联系,同学们加了詹文锴的妻子的微信。“上个月我还听他老婆说起,可能找到了骨髓配型合适的人,要去做骨髓移植。” 陈华锋说,“实在没想到现在突然得到的消息是他去世了!说真的我现在心里很乱……”

“十多年的老同学,他人一直很热情有活力,阳光爱笑,从没想过死神如此无情。”詹文锴的同学陶蓓静回忆说,2003年他们一同进入警察学院,作为诸暨老乡认识了。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当时詹文锴在三区队,我在四区队,虽然区队不同,但他的消息时有听说,詹文锴一直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陶蓓静说,詹文锴又高又瘦,在队列里都是站在最前面的人,私下里见面打招呼,他也非常热情。

刚毕业时大家一起回到诸暨,到了不同的工作岗位,陶蓓静因为和詹文锴的姐姐同住一个小区,那时还没成家的毛头小子詹文锴,常常去姐姐家吃饭,所以她也常在小区里碰见他。

“刑侦工作比较不同,他的工作时间又很不规律,有时候晚饭的点一过,他又出门去加班了。”陶蓓静说,每次詹文锴都会热情打招呼。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渐渐地,诸暨校友微信群的人都知道了詹文锴生病的消息,大家一起在群里给他加油打气,知道他治疗花费很大,还有校友同事私下里发红包给他,可是他都不收,默默退了回来。

去年11月初,诸暨市公安局组织全局民警、辅警发起爱心捐款,捐款合计93万余元,詹文锴偶尔也会用微信朋友圈告诉同事朋友们自己的治疗进度。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同事的回忆 

有件跟办案一样重要的事,等着去做 

同事的回忆,充满了不舍。多少个日日夜夜,他们一起奋战在一线。同时,也有无数的小事,串接起一个年轻民警的日常,折射出他的善良和阳光。

2006年,詹文锴刚毕业,去绍兴公安局越城区分局报到三天,就进了“浙江第一悬案”专案组。

那就是曾经命名为“绿洲珠宝行”系列抢劫杀人案的惊天大案,其中一起发生在1998年绍兴越城区的供销大厦,一起发生在2004年1月22日“诸暨一百”。

詹文锴是土生土长的诸暨人,对街巷熟门熟路,专案组需要这样一个人参加走访排查,这个机会落到了詹文锴头上。

同事们还记得,当年22岁的詹文锴说到一毕业就能参与公安部督办案件的兴奋溢于言表,“能和那么多老师傅在一起!”

专家们从作案手段、现场、抢劫对象及枪弹痕迹做了分析和比对,还给凶手作了模拟画像,年轻的詹文锴都在一旁默默地记录,他学得如饥似渴。

“有时我在走路,在外面吃饭,会想着这个人,如果出现在我面前,我会认出来吗?”

每到年底,写总结的时候一想到这一系列案子还没破,他就倍感羞愧:“一口气堵在胸口,不顺”。虽然很多人说这案子恐怕破不了,但是詹文锴从来不信邪。“我相信我们只差一次机会!” 而机会都是留给准备好的人的。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2008年,詹文锴调到诸暨市公安局刑侦大队。2016年8月,杭州刑警悄悄来到诸暨,请诸暨同行协助抓捕一个姓俞的男人。这个人就是2003年8月15日凌晨犯下“之江花园别墅凶案”的嫌疑人。

前线指挥部派詹文锴带队抓捕,夜半三更,詹文锴趁着夜色,带队摸进了村子,抓住凶嫌。那时候,他就闪过一个念头,浙江第一悬案的凶手,是不是也不远了。后来,“第一悬案”专案组重启,他又一次加入专案组,又一次亲手抓捕了凶手徐某。

他说,“在这个案子里,我还是小字辈,但我却是幸运儿、亲历者”。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妈妈说做人要心存善良和正念 

他一直践行 

一位同事回忆了这样一个场景——

2017年6月11日凌晨,詹文锴从云南、湖南办案回来,顾不得好好休息,就驱车从诸暨赶往丽水松阳。

詹文锴当时说,本来要先回单位报到的,但专门请了一天假。他跟领导说,“有件跟办案一样重要的事,等着我去做。”原来,他在这里结对了一个孩子小杰,比约定的时间晚到了一天。詹文锴很愧疚,见到小杰就问:“我昨天没有来,你是不是有点失望。”

小杰迟疑了几秒钟。

詹文锴当时说,孩子确实是有点难过,幸亏他来了,虽然辛苦,但也让他俩之间未来的互动有了一个美好的开端。说起来生活中也有遗憾,他说曾想去雅安支教,但没能实现。

几年前,詹文锴在网上认识了几个四川师范大学的在校大学生。聊着聊着,大家说,要去雅安市汉源县料林乡大林村支教,“那边孩子生活很苦,上学走泥路,我听了很感触”。

“后来想,如果去那只待一两个星期,对孩子们也没实际帮助,有点作秀了”,身为诸暨人,詹文锴性格很实在,他想还是更实际地去帮孩子们,和那边的孩子结对子。 

小时候日子艰难,詹文锴曾说,那时候妈妈总这样教育他和姐姐“要心存善良,保持正念”。


  有颜值又能打的刑警 

没想到这么快传来噩耗 


詹文锴身高186厘米,自然是个体育健将。

在绍兴警方拍摄的视频中,他“上天入地”,一会速降、一会射击、一会练拳,“都是我本人,没有用替身。”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每年的警方大练兵他基本上都是满分体能测试要考1000米跑、100米跑、立定跳远、俯卧撑,詹文锴都完成得很轻松。

詹文锴还是个潮人,“平时穿的衣服,都是我自己精心搭配的。”他也是网购达人,“衣服都是在网上淘来的”。

 

詹文锴喜欢旅游和摄影,“四五年前,我认识了一个驴友,他教了我很多摄影知识”,后来他还参加了公安局组织的摄影班,“心情不好的时候,就看看自己拍的照片,调整好心态”。摄友们常喊他一起去拍照,但因为工作忙,“桃花开了、樱花开了、泳装比赛,都没去成”。詹文锴说,他理想中的生活是“百花齐放”的,工作只是生活的一部分。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然而,意外先来了。有颜值又能打的刑警詹文锴,在去年5月连续发高烧,去医院检查时发现了白血病。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去年5月,因为发烧去医院检查,詹文锴发现自己得了白血病。当时他手上正在办几起案子,连续加班。生病后,他一边做化疗,一边还关心案子进展,在微信群里给队员鼓劲,出主意。

按照治疗方案,他一直在做化疗,原本在去年年底去北京做移植手术,很多人都以为会像他说的“放心,我会好的,会回来的”,没想到等来的竟是噩耗。

詹文锴的亲属在朋友圈透露,詹文锴去世前连续5天发40摄氏度的高烧,“人已无比虚弱,血小板低至个位数,导致眼底出血,视力处于半瞎状态。”


 愿天堂没有病痛!

 詹文锴走好 

摘自《钱江晚报》



加入康爱公社,

与183万社员朋友,

小额互助,

不幸大病获最高30万元互助金,

抵抗大病威胁!



 ·END· 

-转发出去,让亲朋好友都知道-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扫码加入